通信科技/NEWS CENTER

酷派乐视终成正果,“乐酷”还有发展空间吗?

发布时间:2017-12-29

  酷酷的音乐,“音乐酷”有发展的空间吗?

  [每日科技网]文/杨怡元酷东西和音乐的东西终于有了结局。 8月5日晚,酷派正式宣布董事会变更公告:酷派前任执行董事兼董事长郭德英已辞去董事长职务,只担任名誉主席。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将担任酷派和提名委员会主席。除了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贾超婷姜超,刘红和李斌。事实上,在5日晚间公布人事变动之前,乐和酷已经完成了交付股权,那乐视作为第一大股东酷派。酷派集团于6月17日晚间宣布,该公司第一大股东Data Dreamland已经与买方签订了股权交换协议。 Data Dreamland将以10.47亿港元的价格出售公司11%的股份,买方持有酷派集团17.90%的股份,并将持有该公司28.90%的股份,成为作为第一大股东,酷乐音乐作为第一大股东,将转型互联网生态硬件公司,音乐作为酷酷的手机打造生态手机团队,将提升音乐作为手机行业的话语权。保守估计,音乐+酷派2016智能手机总销量在5000万到6000万之间,2017年销量有望突破1亿。同时,也意味着中国移动的手机地位将被正式解散,华为,乐视,OPPO和小米正在形成,从2003年以来的凉爽时期开始,依靠中国的2C业务开始,小灵通收入8925万元,占总收入的55.3%;智能手机2004年爆发,前5个月营收4625万元,占总收入的54.9%; 2008年,中国电信重组行业导致订单减少,酷派销售收入下滑,亏损。电信业重组完成后,三大运营商成为客户。酷派立即搭上了中兴,华为,联想等三家。在2012年,酷派手机的销售额突破了100亿港元,2014年达到249亿港元。这样,酷派从一个不为人知的OEM厂商,跃升为全国第二大出货量,全球第七大智能手机手机品牌,在过去的十年中,电信运营商一直都很酷,但是对运营商的依赖阻碍了他们真正填补2B和2C之间差距的能力,现在看来只有华为三家突出了运营商的包围圈,而中兴和联想依靠运营商的渠道,在国内并没有做好,最初手机作为家电,销售渠道只是社区的家电卖场和运营商渠道,尽管电信运营商富有,数十家每年几十亿的补贴也是极其沉重的负担,对于利润空间,国家要求运营商逐年削减补贴,这是现金回报越来越小的原因之一如今。 2014年9月,酷派对品牌三大业务线:酷玩渠道打业务运营商,ivvi打零售渠道,神玩电商渠道。这导致了一个分散的品牌,因为有三个渠道。经营者:质量要过,尽量拿到便宜货。 2.零售商:卖得好,利润高。 3.电子商务:质量,价格透明。不同的渠道放置不同的品牌,在设计,制造,营销,定价等方面尽可能遵守渠道特点。因此,主要的制造商总是采取多品牌战略。比如,华为,中兴等原有品牌和运营商继续保持合作关系,但凭借自己的品牌荣耀与努比亚打造互联网品牌。在2014年年报中,酷派概述了三大渠道的进展:通过运营商渠道销售智能手机受到严重挤压。大神已经进入大陆智能手机市场的国内电子商务渠道前三名品牌。 2014年底以来,多个省级经销商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但当时4G刚刚起步,酷派4G手机销售过于乐观,酷派于2014年初开始向上游供应商下大订单,创造了庞大的库存,但随着后来4G手机的普及,相关原创设备价格将大幅下降,酷派面临巨大的损失风险,在移动互联网盛行的时刻,作为传统手机制造商的酷派正面临着巨大的市场压力,同时,运营商补贴暴跌,成为酷派酷冷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双重环境下,酷派只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回到资本市场,音乐+酷=音乐与生态?最初,随着周鸿祎推出酷派手机的势头,营造了舆论的行业氛围,然后通过这种势头将乐视视为更多的投入和资源。酷派总是知道如果通过Z侯鸿义认为,手机市场的增长速度不会太明显,甚至会获得较少的收益。音乐毕竟不一样,音乐毕竟拥有强大的资本资源,社会资源,内容资源,一旦成功与音乐结合在一起,酷派就会使短期的收益大于360短期的收益。用流行的话来说,Cool现在就是现金了。也许我们仍然有这样的印象:360刚刚发布了酷派手机,酷派6月份以18%的股价将其以3.52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了乐视手表,这一次,乐酷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作为行业竞争对手和协议的内容,周鸿祎愤怒地表示,愤怒的朋友圈被捅刀,接下来,360今天宣布,最近已经书面通知酷派,要求酷派按照股东协议,双方共同投资的合资公司拥有49.5%的总投资额约为14.85亿美元的360%。酷在这场商战中,有像音乐那样抱着大腿,对周鸿祎来说,是一件非常郁闷的事情,真是不择手段的非英雄,不要改变真正英雄的初衷。最近发布了一个官方通知,要发生一件很酷的事情,从海报中猜测是很酷的,要全面介绍一下生态音乐的内容,但是结果可能还是远远不够的。众所周知,手机厂商最受关注的词语是生态词,这个Cool正式属于音乐,它也会和生态一起玩音乐,再次,生态玩儿最为生动的就是小米,2014年,小米开始围绕系统+硬件进行智能家居布局,然后推出了小米生态链,打造一个企业级的生态链,雷军说我原本是他人生态链的一部分,今天我想成为一个平台厂商。关键是在生态链中,不支持生态链是根本无法做到的。生态公司的兴起表明了另一种竞争法的到来。从整个互联网生态系统可以看出,小米希望以路由器为中心,重要产品在外围布局,让这些设备互操作,这也是小米为什么要公布Mi品牌的由来。雷军还谈到了硬件竞争一直是多维度的竞争,不是卖多个手机就卖少一个电话,而是整个生态链竞争,这一切都是关于。年初,IDC发布年初手机出货量和份额数据报告显示,排名前三的是三星,苹果和华为,其次是oppo和vivo。令我们惊讶的是,小米和酷派有什么问题呢?对于小米来说,可能遇到的直接麻烦是互联网手机这种商业模式的破产。对于酷派来说,眼前的麻烦可能是这种商业模式破产的载体渠道。例如,当互联网电子商务模式达到上限时,微博粉丝的眼球经济已经过时了,雷军习惯的微博和小米社区已经不能和过去竞争,而小米依然缺席芯片等核心领域,爱立信在印度遭遇官司,却迟迟无法开启欧美之门,自身产品不断出现问题,重点是电商,轻视线和服务建设,所以小米背腹的敌人,其实整个中国手机市场都存在着南北派,北派的特点是他们都属于从互联网到传统模式的手机制造商,属于互联网+传统模式,南方企业特别是珠三角手机厂商,正是基于传统的进军国际rnet公司,属于传统+互联网模式。北派(互联网+传统)企业包括:小米,联想,360手机,音乐锤子,中兴,努比亚。华南传统+互联网业务包括华为,魅族,VIVO,OPPO,酷派,辣椒,金等。对于商业日子来说,融资是第一个竞争激烈的,快速扩张的。在亏损状态下展开市场,然后在资本市场上市,逐渐清空真相。这样的企业在短时间内就能成为养猪的鳖。比如小米,360手机,锤子等商家都是典型代表之一。然而,企业的日子,生存和发展的环境要注意天气,地理和人,良好的资本环境,强大的创业团队和市场竞争力,是当天营的基本要素。对于送地企业来说,它们是更富有创造力的企业。比如华为,oppo,vivo,魅族等等。因为这样的企业要么是积累了财富,技术和经验的传统行业,要么就是有一个坚实的基础和互联网工具业务。派遣企业家的法宝是技术,资本和高度垂直。在互联网的滋养下,在企业家面临登陆困难的日子里,却将派出一所体面的商学院。我的观察是派系往往集中在京津地区这样的北方派系,派别往往集中在南方派系,尤其是在珠三角地区。因此,这就造成了两种模式的发展,也创造了一个自己独特的方面,每种模式都应该有自己的核心条件,互联网+传统模式要求制造商有足够的影响力或者粉丝的互动沟通能力,而大可乐没有这个能力,对于资金的支持也是必要的,相比之下,传统的+互联网模式必须有自己的产品,包括自己的研发团队,还有供应链这个模式的特点是必须有强大的供应链优势,而且渠道能力也足够强大,在低利润的时代,只有大批量的企业才能生存下去,要想生存下来,手机厂商要么都有优势,或设计有优势在手机行业互联网的过程中,只要参展厂商多多少少接受洗礼和重生,而成功的英雄视角失败。事实上,手机行业真正享受的互联网红利制造商现在只看到了两个,北方的小米和南方的华为。他们是世界的典型代表。小米是红利期的受益者,华为是成功转型的代表。但现在看来,小米的北派似乎很难,而华为的南边似乎更容易些。现在,酷音乐吸引了酷派,软实力将大幅增加。酷派是发送老牌手机的厂商,其总部设在深圳的五金之都。硬件制造的天堂在哪里,但软件和互联网等北京的主要领域的实力有很大的不同。早在2010年,酷派就曾想建立应用程序商店等手段来提升软实力,改变商业模式,单纯卖硬件。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酷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大的成就。而作为大互联网公司赶上音乐,酷未来有很多想象力。因为从软件的角度来看,乐视拥有大量的内容资源,只是可以弥补酷酷的软缺点,想必也是酷炫的梦想。众所周知,音乐内容的发挥,预计这将对提升酷派的模式起到重要作用,酷派不再只是一个简单的手机公司。事实上,为了商场的利益,有几个方面都被采纳了。酷派看中了另外两个软实力,而其扎实的硬件开发能力和线下渠道,则是360和音乐所不具备的。酷作为当地知名的手机品牌,具有以下三个特点:1,由于制造商的实力得到业界的认可; 2.专注于智能手机,主打高端产品市场,毛利率高; 3.注重技术研发,并拥有自己的生产工厂。在研发方面,目前酷派在全国拥有2000多名专业技术人员的渠道,酷乐网点超过500家;在专利中,累计发明专利总数达6000余件,海外专利申请量也超过500件。这些无疑将成为新组合后音乐的奖金,未来,整个商业连锁的冷却将会大大扩展。网络红利已经过去,一些制造商将抱团取暖2016年,纯粹为互联网品牌手机,以及独立分公司成立的传统互联网子品牌厂商,必将成为当年的生死之年。现在,我们暂且抛开高端机器,比如红米,小米等低端品牌受到成千上万台机器的打击,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关注这些低价机器的发布在任何时刻,即使是小米的低端机器也足以让人眼花缭乱,加上产品线上的混合鱼,已经不是品牌新年,没有两个人的起伏,不能被抛弃的高端消费群体,他们不得不快速迭代希望从这部分消费者口袋中获得更高利润的坏策略。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互联网手机的红利快速下滑,而经济衰退主要表现在低端产品退出和渠道回归。那些年代的小米络绎不绝,现在大多消失,无法形容的成功。今年,可能有不少手机厂商徘徊,也许徘徊在战略边缘,可能徘徊在转型的边缘,也许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也许在冬天的首都,抱团取暖就是结束了。

浩博国际在线娱乐

2017-12-29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

浩博国际在线娱乐官网:/

浩博国际在线娱乐新浪官方微博:@浩博国际在线娱乐

浩博国际在线娱乐发布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