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科技/NEWS CENTER

后智能手机时代 高通寻找新大陆

发布时间:2017-12-29

  智能手机时代之后,高通寻找新的大陆

  腾讯数字新闻(佳和)对于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来说,2015年是一个糟糕的一年。高通在同一年失去了大客户三星。对中国新兴智能手机巨头征收专利费很难,市场传闻高端芯片过热,激进的对冲基金想分拆公司,高通逃脱了抢劫,高能收入下降了5%,达到253亿美元,而净利润下降了34%,达到53亿美元。两年前,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rrenkov)从高通公司共同创始人之一的儿子保罗•雅各布(Paul Jacobs)雅各布的股价下跌了32%,市值蒸发了超过42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在过去一年里蒸发了。莫兰说:高通今年31岁,我在这里工作了21年。去年底,穆里尼奥凭借圣地亚哥办公室主席的话说:前29年,手机业务呈现无限增长,我们统治了这个市场,现在制造手机市场的市场趋势发生了变化,增长速度远远落后于去年,整个手机行业从2014年的24%增长了13%。所有高端智能手机厂商都是高通的客户。三星,LG,索尼和宏达电都是刹车。在智能手机行业,赚取大笔资金的苹果也减少了从高通订购的昂贵组件。高通公司的发展历程起起落落是非常普遍的,每一个从模拟到数字,从3G到LTE的无线技术升级都已经让人p目结舌,因为在新的蜂窝技术中,高通已经掌握了很多关键的专利技术, Molenko发挥了关键作用,当4G发布时他领导了高通的芯片业务,并在公司推出Snapdragon芯片时成为首席运营官。人们说高通只有一项业务。莫伦科表示,我认为我们已经证明大家的主张是错误的,每一次技术转型完成后,高通都将失去动力,下一轮技术由LTE向5G过渡,这一轮过渡到2020年将到来。 Snapdragon的优势正在缩小在下一代Snapdragon芯片中,高通似乎已经赢得了三星的一些订单,但损害已经造成。被遗弃的高通,三星证明自己完全有能力为西方市场打造高端智能手机芯片。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Stacy Rasgon认为,高通拥有来自全球的移动芯片,但其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 Molenko的同事们形容他是一位清醒而专业的高管,他已经采取措施帮助高通公司跨过智能手机的过山车,Moran的高管团队专注于新市场:Anand Chandrasekher的主要服务器,Patrick Little的进攻车辆Raj Talluri移动芯片部门也进行了重组:Moran放弃了双头架构,容易出现混乱,去年高通公司推出了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担任总裁, Murthy Renduchintala下降了,他很快就挖了Intel,Trentu Qin Trent被任命为新任市场。10年前,高通CEO动了手指可以算出有多少重要客户可能只有10多家智能手机厂商和电信网络运营商。不同的是,每个消费类产品都有一些重量级人物,莫伦科必须与这些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进行谈判。我们拥有这些企业所需要的技术,我们必须思考如何深入到15个不同的行业,并努力工作以获得优势。和军队一样,莫伦科说你还需要一支庞大的军队,你需要潜艇和舰艇来瞄准新的市场:我领导的高通公司就是这么做的。除智能手机芯片外,高通芯片2014年总收入约为10亿美元,占半导体产品年收入的5%,而半导体产品部门占该公司年收入的三分之二。预计今年这一部分收入的比例将进一步上升到10%,达到17亿美元。汽车业务已经开花结果,奥迪将在2017年娱乐信息系统安装高通芯片,但没有新的市场能够带来同样的销售的智能手机,2014年全球约有8000万辆汽车销往全球,销售额达15亿部手机。据CEA Research数据显示,2015年仅销售了40万部UAV。在过去的12个季度里,高通公司的11个季度管理层预计业绩预期低于华尔街的共识数据,整体半导体行业正在放缓兼并,很多高通的对手开始改变策略,花了一大笔钱,目的就是寻求增长。 Dealogic的数据显示,2015年芯片行业规模达到1450亿美元,2014年仅为460亿美元,2015年还有一些重大并购案例,如恩智浦与飞思卡尔的合并,达到400亿美元,Avago收购380亿Broadcom,Intel收购Altera 167亿美元,Qualcomm做了什么,高通公司在2015年花了24亿美元收购CSR,这是汽车蓝牙无线芯片市场并购已经成为行业发展趋势,高通直到最近才开始合并。拉索贡说,Mironko和他的管理团队没有认识到市场结构的变化,他们尽早放慢了速度,高通太臃肿,太聋,过于自满,高通目前的股价大概在45美元左右,是否会继续下滑?拉西贡不确定。高通越来越关注收购事宜,聘请德意志银行证券部门的Brian Modoff接管公司的并购,并直接向Morunske汇报。然而,莫兰可能会混淆发现市场上没有多少合适的收购目标。我们的文化正在改变,我们正在探索新的方向。莫伦科说,回顾高通30年的历史,到目前为止所遇到的问题可能是我们必须解决的最严重的问题。换句话说,我们会很难。

浩博国际在线娱乐

2017-12-29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

浩博国际在线娱乐官网:/

浩博国际在线娱乐新浪官方微博:@浩博国际在线娱乐

浩博国际在线娱乐发布微信号: